萌CP女性向动漫站——宅女腐女的最爱 | 返回主站

登录注册

萌CP女性向动漫站

漫画
同人漫画
有爱条漫
图文
盘点吐槽
新闻情报
小说
原创小说
同人小说
视频
有爱翻唱
经典动画
广播剧
中文广播
日文广播
游戏
乙女游戏
BL向游戏
图库
同人图
COSPLAY

您的位置:主页 > 短篇同人 > 文豪野犬[太敦]变形记

文豪野犬[太敦]变形记

2017-01-29 16:45  来源:原创  作者:1010

  Ⅰ中岛敦深刻意识到了自己的异能真的是出了很严重的问题。

  还是说月下兽这个异能其实别有深意,不只可以变老虎,就连其他的也都可以变?

  比如说乌鸦之类的鸟类……

  浑身黑漆漆的乌鸦敦极不习惯地用尖利的爪子抓住房顶屋檐的边角,认真思考着这个决定他未来人生的重要问题。

  他现在是不是应该应景地叫两声?

  不过乌鸦要怎么叫?

  被赶出孤儿院的那一天,中岛敦以为命运跟自己开了个玩笑。而现在他扑打着黑漆漆的笨重翅膀,才猛然发现自己的人生也许只是一个愚人节,命运的恶作剧持续不断,并且越来越恶劣。

  想了半天,中岛敦依然不知道应该怎么叫才像乌鸦,于是干脆地放弃了这个想法。他现在得先找个人求助。

  可是从来没有人教过他乌鸦应该怎么求助,或者说,他从来没有想到,自己会变成一只乌鸦。

  人生已经如此艰难。

  中岛敦在心里长长地叹了口气。

  也不是没有想过去找社内的人帮忙,但他今天早上才变成乌鸦,还是一只很年轻的乌鸦,所以当然……不大会飞。艰难地爬上屋顶已经是极限,至于飞,中岛敦担心自己会当场摔死。

  他只能盯着来来往往的行人,希望看到熟悉并且态度友好的人。

  好在上帝对中岛敦还是有些同情的,他没有等多久,熟悉的人影就出现在他面前。

  脸上是漫不经心的神情,两只手则悠闲地插在口袋里,他的眼睛懒散地微眯起来,嘴上不知道正在哼着什么歌。

  乌鸦敦的眼睛亮了一下。

  熟人,而且态度比和现在的他一样黑漆漆的芥川要好得多。

  虽然整天装疯卖傻,是个极不靠谱的前辈,但好歹是根救命稻草。

  他下意识地朝太宰治叫了一声。

  “哑——”

  世界安静了三秒。而声音发出来的后一秒,中岛敦犹在想着关于原来乌鸦是这么叫的这件明显不合时宜的事。

  太宰治朝声源处望去,一只有些笨拙的黑鸟呆头呆脑地立在屋檐。看起来是这个城市里随处可见的乌鸦,但那双眸子却显得极为特别,淡淡的紫金色,有一种余晖的光芒。

  太宰治的嘴角轻微的勾起。

  他站在街道中间,一只手伸向空中,毫不在意周围人群奇异的目光,语调温柔,“到我这里来。”

  到我这里来。中岛敦有片刻的愣神,这并不是他第一次听见太宰治说这句话。这句话像是前辈对后辈的温柔,带有真实的温度,每每让他义无反顾地扑到那个人的怀里。

  而就像他以前每次听到那样,他现在也想就这么扑过去。可是今天,中岛敦不是中岛敦,是乌鸦敦。

  一只不会飞的乌鸦敦要怎么安全地落到相隔十几米的太宰治怀里,这是个问题。

  然而,乌鸦敦现在更在意的是,好心的太宰先生会不会带一只肚子已经饿扁了的乌鸦去吃茶泡饭?

  Ⅱ

  太宰治和屋檐上的乌鸦大眼瞪小眼。

  升出去的手尴尬地僵在空中。乌鸦敦看着始终面不改色的太宰治,敬佩之情溢于言表,虽然谁都没法从乌鸦那张黑漆漆的脸上看出什么。

  末了,太宰治自言自语一声,“不愿意吗?”

  不,我很愿意。无法解释的中岛敦在心里痛苦地把这句话说了一遍又一遍。

  好在太宰治没有就此离开,反而是朝他这个方向走近了几步。

  他很无奈地叹了口气:“不愿意跟我走的话,至少应该先下来吧。敦君。”

  怎么认出来的?!中岛敦想了想自己原本的样子,然后又看了一眼旁边的乌鸦同伴,觉得能把这两样东西联系在一起的太宰治真是天赋异禀。

  能被认出来是好事,但是他应该怎么解释,自己现在身为一只乌鸦却不会飞,所以根本下不来这件事。

  于是两人沉默着继续大眼瞪小眼。

  许久,太宰治像是想明白什么一样,表情难得的有些纠结,在旁人看来有些没头没脑地问道,“那你是怎么上去的?”

  乌鸦敦的眼神漂移了一下,不自觉地用爪子蹭了一下檐瓦。因为被路边的野猫追得狠了,刚好这边又有人用木梯,所以当然是,顺着木梯爬上去的……

  “敦君,下来吧,会接住你的。”

  太宰治把另一只手也伸了出来,正好是一个拥抱的样子。他的声音有些低沉,中岛敦望过去,他难得可靠的前辈正笑着看他。

  中岛敦想象了一下乌鸦变成少年这个场景会引起周围人们多大的恐慌。他甚至猜想明天的横滨日报头条估计就会是“乌鸦变少年,究竟是人性的扭曲,还是道德的沦丧……”

  摇了摇笨重的脑袋,把那些乱七八糟的思维排出去,中岛敦下定决心,开始了这注定惊人的一跳。

  结果确实很惊人。

  乌鸦敦还是乌鸦敦,没有变回太宰治所熟悉的少年模样。而乌鸦敦的脑袋在撞击了太宰治的胸口之后直接就晕乎乎地躺在了太宰治的手心。

  太宰治的心沉下来。他的异能没有问题,不可能一点反应都没有,除非这根本就不是中岛敦。

  “认错了吗……”太宰治苦笑着开口,然后把乌鸦敦放了下来。

  身体离开温热的手掌的一瞬间,中岛敦几乎快要崩溃。他的异能已经到了连太宰治都无法拯救的地步了吗?

  站在地上的中岛敦望着前面那个人远去的背影,几乎要落下泪来。

  象征性地想拿爪子擦脸,映入中岛敦眼里的却不是和他相伴了三四个小时的锐利的乌鸦爪。

  而是柔软的,看起来还有点可爱的猫垫子。

  不明物种敦对着玻璃橱窗看见了自己现在的样子。

  有点像老虎,但又不是。

  虎猫敦对着玻璃,疑惑地喵了一声。

  原来太宰先生的异能不是没有用啊。

  Ⅲ

  中岛敦看着玻璃橱窗里的虎斑猫,颇为欣慰地点了点毛茸茸的脑袋。

  很好,总算是离本体——虎敦近了一步。

  虎猫敦开始迈开他的小短腿朝太宰治走远的方向奔去。虎猫敦比乌鸦敦的优势就在这里,不用傻呆在屋檐躲避野猫的袭击,也不会因为黑漆漆的外表被人嫌弃,最关键的是,他终于可以跑起来了!

  飞行对他来讲实在是个困难的苦计,但用四条腿走路还是可以无师自通的。

  现在太宰先生应该还没有走远,以自己现在的步速说不定还可以找到他。

  然而中岛敦显然高估了自己如今的行动力。他已经不是从前那个为了寻找执着于自杀的神经质前辈可以跑遍十八条街顺便还可以给国木田先生带份报纸,给乱步先生带包糖果,路遇芥川的时候还能神清气爽地打一架的中岛敦了。

  虎猫敦能够平安无事走出这条事都该庆幸人们不仅有尊老爱幼的美德,还有爱护猫咪且注意脚下的良好习惯。

  周围人群的步伐沉重而密集,每一步都像是踩在中岛敦心上,震得他肝颤。

  中岛敦原以为虎猫和老虎沒有太大的差别,反正都是猫科,长得也差不多,无非是大小的问题。 然后他就发现,大小才是最大的问题。

  要是一只老虎在这里,就不是别人拦他路,而是以老虎凶猛的姿态,直接就能让别人给自己让路了。虽然影响不好,但总比憋屈地看着面前样子不一的一双双腿好。

  直到一双腿出现在他面前。淡棕色长裤包裹起来,看起来有点纤细,过长的风衣衣摆不时扫到他的身上。

  太宰治蹲下来,直视那双紫金色的猫眼,有些苦恼地说道,“虽然异能告诉我我确实认错了,但是我还是更相信自己的直觉。”

  “因为我从来不会认错你。”

  “敦君,我有这个自信。”

  虎猫敦隐隐觉得猫耳发烫,如果他可以说话的话,说不定会吐槽一下太宰先生你究竟是哪里来的自信。可是就算如此,他不曾怀疑过这句话的真实性。

  和太宰先生每次对殉情对象说的那些漂亮话都不一样。

  他确实没有认错他,无论他变成了什么样子。

  “喵。”中岛敦应了一声算作肯定,他也有自信,太宰治一定明白他的意思。

  太宰治笑开了,伸手揉了揉虎猫敦的脑袋。

  然后中岛敦在他面前变成了一条鱼。

  中岛敦觉得自己迟早被命运玩死。

  Ⅳ

  中岛敦觉得,太宰治的画风果然完全不是他这种常期处在日常热血战斗番里的人可以理解的。

  暂且不提这个坑人的前辈为什么在给他顺毛的时候顺便发动了能力,导致他变成如今这个样子。光是太宰治对这件事的处理方法,就让中岛敦认定,他这个前辈绝对不止脑子有问题这么简单。

  自己的后辈变成了一条鱼,正常人的反应不应该是大喊大叫像个疯子,或者掐一下别人的胳膊以确认自己只是在做梦吗?为什么太宰治会一脸淡定地抓住他的鱼尾巴然后拎起来扔进下水道?

  整条鱼已经沉浸在下水道混合塑料与劣质油漆的气味中无法自拔的不完全咸鱼敦,终于彻底变成了咸鱼。

  太宰治在把他扔下去之后没多久也下来了。相比他浑身僵硬并且百分百对得起牛顿的下落方式,太宰治简直就是在教科书式的耍帅。

  棕色长风衣的衣摆在空中划过一道优雅的弧度,他的双脚没有一丝踉跄地落在地上,神情悠然自得。

  可惜太宰治难得的帅气无人欣赏,只有一只咸鱼生无可恋地看着他。

  道理我都懂,中岛敦悲愤地想。他也知道自己现在身为一条咸鱼,没有水就活不下去,也知道附近没有下水道更近的水源。但是!

  虎猫到底招你惹你了,一定要把我变成咸鱼才甘心?

  太宰治似乎是感受到他怨念的目光,漫不经心地说道,“没想到敦君真的什么都可以变啊……”

  咸鱼敦默默地翻了个白眼。是啊,什么都可以变,就是变不回人。

  “那么敦君,现在开始吧!”太宰治抬高了声音。

  开始什么?太宰先生你终于忍不住要跟我算我几千次打扰你入水的账了吗?

  “敦君,顺着这条路,游回侦探社吧!”

  “……”

  咸鱼敦用眼神表达了自己的怀疑。

  “放心吧,敦君,只要游几个小时就可以到了。”

  他再一次用眼神表达了自己的怀疑。

  太宰治突然严肃起来,一只手举起来做出发誓的样子,“敦君,我用我的生命做保证。”

  那还是算了吧。

  “不试一试怎么知道呢?”

  中岛敦的目光掠过太宰治,直接落到远处的水泥墙壁。不是每个下水道都是互通的,太宰先生一看你就没有进过下水道。

  “那该怎么办呢?”

  把我变成其他东西。

  “……万一是什么糟糕的东西怎么办?”

  绝对不会比现在更糟了。

  太宰治无奈地叹了口气,“好吧。”

  能力发动。

  下一瞬间,沾满污泥的白发少年扑到了他怀里。

  “好脏啊,敦君……”太宰治微微抱怨道。

  “这都是谁的错啊!”

  少年气急败坏的清亮声线终于再次在耳边响起,太宰治轻轻地笑了起来,一只手伸出来揉了揉不再干净的白发。

  “是我的错。”

  先前还能冷静的分析形势,现在却无论如何都平静不下来,中岛敦把头埋在太宰治的怀里,声音闷闷地说“我要是真的变不回来该怎么办啊?”

  “很好办啊。如果敦君是一只乌鸦,那就在家里安一个鸟巢。猫的话,那就让国木田给你买个猫垫子。鱼么,更好办了,我家的浴缸随时都可以送给阿敦,要是愿意的话,我可以每天带你去外面的小河透透气。”他的语气里带着跃跃欲试。

  然后顺便实现一下你的人生最高理想?

  中岛敦对此简直吐槽无能,“……真抱歉呐,我既不是乌鸦,不是猫,也不是咸鱼。”

  “有什么关系呢,” 太宰治露出一个无所谓的笑容,“如果中岛敦只是中岛敦——”

  “太宰治这整个人,”

  “都属于你。”

  -the end-

首页 Prev 1 Next 末页 共1页
  • 基友评论
loading.... 评论加载中,请耐心等待....
发表评论 (已有 0 条评论)

点击登录 | 昵称:

网友评论仅代表个人看法,并不代表萌CP同意其观点!

近期热门

Copyrigh@2015-2016 萌CP女性向动漫站(http://www.acgcp.com)
备案:辽ICP备15005590号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