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CP女性向动漫站——宅女腐女的最爱 | 返回主站

登录注册

萌CP女性向动漫站

漫画
同人漫画
有爱条漫
图文
盘点吐槽
新闻情报
小说
原创小说
同人小说
视频
有爱翻唱
经典动画
广播剧
中文广播
日文广播
游戏
乙女游戏
BL向游戏
图库
同人图
COSPLAY

您的位置:主页 > 盗墓笔记瓶邪同人小说 > 盗墓笔记[瓶邪]结局不可逆

盗墓笔记[瓶邪]结局不可逆

2017-03-14 10:07  来源:网络  作者:座下虔诚


  ☆、我来自长白山


  

  爹爹说,去杭州找吴邪,他会照顾你。

  我已经四岁了,不需要人照顾,当然就没有答应。

  “爹爹,您呢?”

  爹爹只是说:“刚才的人可以送你出去。”

  然后我们在这片黑暗里,就再也没有交谈过了。

  石头的冷硬让我坐在地上很不舒服,刚才送我来的叔叔已经快要走出坑了吧。

  我走之前,爹爹低声说了什么,我没有听清。或者说我听清了,但是没有记住。

  每每梦回长白山,总记得那里的石头很硬,爹爹最后交代了很重要的事情。

  是什么内容?我想是很要紧的吧。

  但是这些都不重要了,我现在在吴邪爸爸这里住着,感觉比长白山好多了,也比以前住的地方要好很多很多很多。

  我喜欢吴邪爸爸,虽然他不喜欢让我叫他爸爸,但是我偷偷的还是这么叫。

  吴邪窝在沙发里,懒洋洋地检查儿子的作业。

  他看到后来那几句,眼睛朝着那边那个和他老子七分像的脸瞟一眼,轻轻咳一声。

  这儿子是白来的,一个月前,自己感觉万事休矣的颓丧时候,转身就又收到个包裹。

  他娘的总不会给老子寄个大活人来吧。

  吴邪看着寄件人上大咧咧的“海客谈瀛洲”想。

  他知道这时候已经没有人会来害他,所以直接拿了把剪刀,划开箱子。

  这不会是箱太郎吧?吴邪看见蜷着的小孩子,淡定地想,好,你们还要继续和我玩这些,小爷就奉陪到底。

  等小孩子醒过来,呆愣了片刻之后,吴邪告诉他他的名字是箱郎,取自某著名的岛国游戏。

  吴邪又要继续胡扯,那小孩子似乎恢复了意识了,张口就来:“爸爸。”

  吴邪没有说话,只是打量着他,半晌才问他说:“谁教你这么说的?”

  “……海客伯伯。”

  对面吴邪的脸色骤然变化,很像是在生气,但也像是有点诧异。

  他说:“给老子送了个小张起灵来?还是你就是?”

  “嗯(0-0`)我就是张起灵,但是爹爹死之前我都还不是。”

  吴邪看着他,默默扭头开去,然后马上掏出电话,给一个人打了电话:“小花,这里有只张起灵,需要捉起来吗?”

  “捉起来?你……”那头的人沉默了片刻,然后接着道,“五分钟后我会打过来。”

  结果不到五分钟,吴邪的手机就又响了,吴邪迅速接起来:“怎么样。”

  “嗯,事情我了解了,多亏你同意我帮你安的监控呢,”那边笑了笑,道,“把那小子处理了吧,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小孩子突然叫了一声:“爸爸……”

  电话两边的人都有些沉默,短暂的停顿后,吴邪率先开口,他说:“留着吧,我可以送到别处的孤儿院去,这小子和那人有七分像,万一真是他儿子呢?等他回来也可以去领。”

  “……叫你一声你就心软了?要是他叫你一声爷爷你不是就收留当吴家的孙子了?你当他是张起灵的后,不是应该养着么,怎么送孤儿院去?”

  “……”吴邪沉默地低着头,等了很久,他才缓缓说着,“小花,张起灵和你不一样,说不定这就是他唯一的孩子,我……不管怎么说都应该照顾着的。”语气稍微有点沉,同时也透着股疲倦。

  电话那边的人没有说什么,只是挂了电话。

  小孩子和吴邪对视,漆黑的眼睛里满满的是吴邪的倒影。这家伙虽然很小,但其实很犟。

  吴邪没有再和他说什么,只是不断打量他,神色沉重。

  “孤儿院是什么?”小孩子问。

  “你爸爸要不是不要你,我就送你去孤儿院,那里有很多小孩子可以陪你玩。”

  小孩子困惑地说:“可是你就是爸爸。”

  吴邪叹了一口气,道:“我是你爸爸的朋友,暂时无法照顾你,到孤儿院去之后,你爸爸从外地回来就可以领你回家。”

  小孩子似乎是很不解,同时,要被人抛弃的感觉也让他不安,他说话带着哭腔,但是小小声地说:“你就是爸爸,不要不要我……”

  拿小孩子没办法,吴邪起身回了自己的房间,然后过了一会儿手里抱着衣服出来了。

  招呼他过来给他脱了身上那身厚厚的衣服,然后从头上套下去,期间还给小孩抹了把鼻涕——用他的脏衣服。小孩换上了吴邪的外套,看起来很小只,和那个冷冰冰的张起灵又一点都不像了。

  张起灵的缩小版抬头看着吴邪,眼里的不安也全传达给了吴邪。

  吴邪看着他,然后问:“你的名字是什么?”

  “张——小邪。”

  吴邪一脸的惊讶,然后变成了悚然,他问:“谁给你取的名字?”

  小孩老老实实回答:“海客伯伯,他还说您会喜欢我的。”

  他穿着吴邪的衣服,用力抬头看着吴邪,眼里的是对这个世界的全然不知与信任。吴邪那时候有点跑偏,他想:还以为张起灵的儿子会是个小闷油瓶,没想到居然是个这么单纯好骗的孩子,或许养大了也会一夜之间变成闷油瓶二代吧。

  吴邪就没有再说话了。

  这以后,吴邪也没有再提过别的事,比如为什么取这个名,为什么会把张家的后人送这里来,为什么要叫自己爸爸。

  好吧,我会喜欢你的,就当作你是张起灵的儿子,就算是张海客想出来的新招,老子也认了。养头随时可能害死自己的狼,也比身边连个鬼影都没有的好。

  “张小邪,过来一下。”吴邪叫他,看起来那小东西似乎沉浸在光头强的世界里无法自拔。

  吴邪加重语气,喊一声:“这周看电视时间减一个小时啊!”

  这招是吴邪小时候他妈妈用来对付他的,就算过去了十多年,放到现在的孩子身上依旧管用。

  本来就很听话的张小邪赶紧站起来,有些小紧张地跑过来,低着头等吴邪发话。

  “明天就要交作业了,你只写了一篇,而且我不是说过的不可以写你爹爹的事么?”

  “嗯……”

  吴邪听他就是一句嗯,心里火气就要上来了,他压着怒火道:“重新写,八点半准时睡觉。”

  吴邪说完之后就要起身回房,但被一只手拉住了衣摆,他回头去看,张小邪有点困惑地问:“为什么不能写爹爹的事?”

  吴邪心里咯噔一下,暗想不妙,要是张起灵知道了,会不会理解成自己要拐走他家儿子。他于是蹲下身,与孩子的高度平齐了,才认真地说道:“你爹爹不想让别人知道他,他很早以前就跟我说过。”

  “为什么呢?”

  又是为什么!吴邪看着他继续说:“我也在啊,你写我吧。”

  “可是我想写爹爹……”

  这孩子想的是什么,吴邪又怎么会猜不到,这句话应该去掉那个“写”字,简写成“我想爹爹。”

  闻言,吴邪把手放到他头顶,笑了笑道:“那咱们把爹爹写得漂亮一点吧。”

  著名作家关根抱着自己的便宜儿子,坐在电脑前,一个字一个字地打着字。

  张小邪看着平时不被允许玩的电脑,眼睛里有些小激动,但是都被那张脸给掩盖下去了。张小邪转头看看吴邪,又转回去,看着电脑。

  吴邪在他身后,告诉他,键盘上的字母对应着拼音里面的哪几个字母,声音不大不小,张小邪听得很认真,虽然仍旧有些懵懂,但是还是感觉到爸爸很厉害。

  这个不太难,但是……

  吴邪看着他小手努力探着按不到字母A,顿时有些不厚道地笑起来。

  吴邪伸手替他提起手掌,大手握着这只小手,吴邪心里一愣,然后将张小邪的手放到了A那边:“不用一直保持着手型,你的手还小,可以随便按。”

  张小邪当下只想自己玩电脑,于是用力点头说知道了,吴邪给他设定了自动关机,时间就在八点四十。

  张小邪看着吴邪走出去,又走进来。他手里拿着有漂亮姐姐的杂志。

  吴邪爸爸说:“你爹爹长这样,很好看吧,就照着这个写。”

  “……我爹爹是男人。”

  吴邪爸爸惊讶的说:“没错啊,就是男人,他长这个样子。”

  仔细想想看的话,自己可以记起来的爹爹的长相就只有模糊的轮廓,还是在长白山里看见的,爹爹在黑暗中,手里的电筒也无法帮助他看清任何东西。

  爸爸和爹爹很熟悉……如果他这么说的话……张小邪无比纠结,看看封面又看看吴邪,他想:爸爸不会骗我的,爹爹应该就长这样。

  于是张小邪坚定了自己的信念,将作文题目写上去:《我的妈妈(爹爹)》

  小学一年级的张小邪就像是普通的孩子那样,写着《我的梦想》和《我的妈妈》,过着再普通不过的生活,每每爸爸被叫去学校,张小邪就会有点害怕。

  爸爸会生气吧,金林的爸爸来了一趟学校以后,金林被揍到屁股肿了一天。

  夕阳铺满回家的路,张小邪却无比惆怅与犹豫。

  回不回家呢?

  也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今天的作文没有被王老师表扬,本来就够难过了……然后爸爸在上课的时候走过走廊,他去了教职工办公室。

  班里的媛媛说爸爸很帅,比她家爸爸年轻得多,但是自己的爸爸才是最好的!

  张小邪有点羡慕她那种大声夸奖自己爸爸的勇气,于是附和一声:“我爸爸也是。”

  媛媛马上笑起来,说:“你爸爸今晚会把你屁股打开花啦!”

  张小邪一直记着这句话,背着书包走在回家的路上,远远跟着的王盟觉得这小子以后肯定是个诗人,吟点“夕阳西下,断肠人在天涯”的句子。

  转身看见吴邪笑笑地和王老师走出来,王盟远远地叫了一声:“老板!”

  然后吴邪就和老师说了声麻烦您了,小跑过来。

  他到了近处,问:“张小邪呢?”

  王盟朝着小小的惆怅背影努努嘴,道:“那儿呢。”

  吴邪快步走过去,从后面一把提起他,道:“张小邪!”

  张小邪被这么一提,一下子就慌神了,脚朝着后方一弹。

  好像踢到了不太对的地方……⊙_⊙

  张小邪被放下来,吴邪当街蹲下,王盟在一边站着,就看见老板埋头还在忍耐。

  “不……不愧是张起灵的儿子。”

  这一天,张小邪在家里被吴邪拎着教训了半个小时。

  吴邪好不容易缓过劲来,从眼冒白光里回到了正常世界。

  他嘴里嘀咕着:“要是老子不能人道,就把你儿子抵给我吴家当孙子吧!”

  然后他喊心不在焉写作业的张小邪过来,拍拍他的脑袋。

  “以后再是我这种力道碰你,你可以不反击么?”

  张小邪有些为难地说:“那是非条件反射……我做不到。”

  “为什么你爸,不,你爹做得到?”吴邪说,“因为你学艺不精!”

  张小邪觉得他说得有道理,点点头。

  吴邪于是开始和他数家规,说廉耻,还提到了早恋这个问题。

  “媛媛很漂亮,但是你还小,别一天想那么多。”

  “啊?”

  “……看来你什么都不知道,别提这个了。”

  张小邪开口道:“不,如果是说配偶问题的话,我需要到了十三岁由父母来给我选择。”

  “……你懂这么多的话就麻烦让老子少操点心吧!”

  张小邪有点畏缩地回道:“爸爸……我会注意的,只是这里的学习和家族里不一样,我一下子有点难以适应。”

  训完了他的吴邪对这句话很感兴趣,他把张小邪拉到沙发上,问:“怎么个不一样法?”

  “嗯……在家族里……”

  这天,张小邪在吴邪怀里睡着了,吴邪轻手轻脚放他回房间,摸摸他的头,轻声说了晚安。

  吴邪这个爸爸做得还算是——满用心的。


首页 Prev 1 2 3 4 Next 末页 共7页
  • 基友评论
loading.... 评论加载中,请耐心等待....
发表评论 (已有 0 条评论)

点击登录 | 昵称:

网友评论仅代表个人看法,并不代表萌CP同意其观点!

近期热门

Copyrigh@2015-2016 萌CP女性向动漫站(http://www.acgcp.com)
备案:辽ICP备15005590号

返回顶部